解君抒-久望月人

幼儿文笔审美低俗。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月人的悲哀。

切肤(一)

第一章,狐狸辛苦了!

一树花开是人间:

周瑜是极度厌恶雨天的,淅淅沥沥的雨声总是莫名令人心烦。办公室的闷热又加重了这种烦躁,他推开办公室的窗户,狠狠的吸了口冰冷潮湿的空气,感觉自己的烦躁终于是被压下去几分。
雨天回家总是艰难的,尤其这城里雾气很重,一路上的喇叭声让周瑜感到莫名的不安,他把车开回院子里,看着车身上的泥泞,皱紧了眉头,等这个雨季过了,就该洗洗车了。
在回到家后,周瑜路上的不安终于是变成了现实,他的独女孙尚香躺在卧室里,越人的学生在旁边着看着,周瑜眉皱的更紧了:枭姬这是怎么了?你师傅呢。蔡琰低头答道:最近天气多变,尚香大约是受了些寒气才病倒了。我师傅出远门探亲了,最近都是我帮他探望病人的。周瑜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便接着问,乔婉呢?蔡琰接着答道,夫人说有急事,把尚香交代给我就先出门了。
周瑜嘴唇微动了几下,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乔婉与他是结发夫妻,但多年因工作奔忙未有子嗣,后来因为乔婉身体不好,就彻底断了要子嗣的念头,去福利院领养了上不足月的孙尚香,乔婉一开始对独女也是极好的,只是后来大约是觉得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就算从小养大也隔了一层血缘关系,于是对待养女也就逐渐冷漠了起来,只是今天孙尚香重病,乔婉仍把女儿放给他人出去办事,让周瑜对她所作所为更不满起来。
这时,孙尚香哼了几声似是要醒来,蔡琰便回头继续照顾孙尚香,周瑜在床边等着。孙尚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便看到床边父亲,十分高兴,撒着娇说:父亲,我想喝水。周瑜缓和表情对养女笑了一下,然后对蔡琰说:这孩子就爱对我撒娇,还得麻烦你再照看她一会,我去倒杯水就回来。蔡琰连忙摇头说:不麻烦,不麻烦。脸色有些微红,周先生笑起来可真是好看。
孙尚香喝了一杯水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周瑜对蔡琰说: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枭姬这一天肯定没少麻烦你。蔡琰摇摇头:就不劳烦周先生送了,尚香中途可能还会醒,先生不如去照看小姐。周瑜也没多客气,就把蔡琰送到家门口,望着她离去。

《切肤》


新文开坑,现代架空,王者荣耀人物原创世界观(部分人物身份走官方背景故事路线)私设的胜利,能力有限,人物ooc有,请摇匀使用,写多少更多少尽量多写多更。
cp联文,不秀恩爱只写文中cp秀恩爱,内容尽量贴合饱满,两人会用账号自行发布,题目格式相同。
tag中是第一篇目内出现的主要人物,
(以后的tag中会包含本章出现的人物)
占tag致歉,占tag致歉,占tag致歉
我们还是一次玩这么大的,谢谢大家的海涵。

【烟草,风絮,黄梅雨】
也许年龄越大,对身边人或事的印象也就越深刻。
活着的这些年月里,第一次感到东北的冬天是如此的漫长,长到可以让人期待前年夏天穿着短裤,在江边吹江风的那些日子。
春天也是如此,刚听完地理课上说的“三月份到五月份是春季”,就在这春天的尾巴里更加期待夏天的到来。
终于在今天下雨了,下得淅淅沥沥,愣是从饷午拖到了晚上,一直到我开始写字。
本意中,此时下雨断不是个好事,天气一凉,好像又从记忆中的短衣江风离得远了。
但下雨总归还是有好处的,我家的阳台面迎一大片裸露的天空,下雨之后的晚霞便自成一道夏意凉爽的美景。
只要看见窗户上挂留的水滴,那片裸露天空中清丽的晚霞,我心中便叫嚣着将这片景象留下来,留下来。
于是想起之前买的相机,于是开始急切的翻箱倒柜的找起储存卡、电池,于是拉开我从来够不着的纱窗,取景,聚焦,然后拍下一张张自居完美的照片。
我不是一个热爱生活环境的人,桌子上和墙角永远堆满了杂物。我对美术也算一窍不通,自然也想不通摄影此门行业是否有怎样的原理。
只是人们所说“触景生情”,我也学着附庸风雅,如同期待前年的短衣烈日江风,我想起从前那个格外偏爱梅雨时节的自己。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我旧居北方,哪里见过什么梅雨呢?不过是在书中看到的,对小说中雨季的深沉向往。
那时的我也是写字的,写书法,寄书信,填宋词,俨然一副幼稚少女印象。
我恍惚间记得,也是这样的一天又一天,雨后便是黄昏,一片片诸多色彩的晚霞出现在洁净的天空上,窗户上挂着雨滴,似乎都是诗意。我坐在阳台的小桌上写一封封在那时看来要寄到中国大江南北的明信片和信件。从不担心作业,偶尔还拿起一个本子写起自己的小说,那上面写着《雨落春衫》。
于是记忆似乎朝着更清晰的方向去了,我记得,那大概是第一篇出现在我梦中的,我自己的小说。
我甚至记得,当我写到两个主人公在天桥避雨,我自己就坐在床上,雨天的大风,昏黄的台灯下,一边写小说,一边露着半条大腿,感叹时景惬意。
后来的雨落春衫,后来的更有离人踏雨归,终让我在焦头烂额的一年年期待盛夏的秋冬中,慢慢消耗殆尽。
我仍然怀念,怀念我书中两个在末世中随着时代苟延残喘的小主人公,怀念那个愿意称我为兄弟的密友,怀念那一年我每天都在写的杂乱而青涩的文字,即将寄向一座座让我魂牵梦绕的城市,乡村,送给我后来渐渐消失的朋友们。心中就像吃饱了一般,便想着是似乎在一瞬间理解了安稳平淡生活的意义所在,那是一种泫然欲泣的满足,仿佛做好了充分准备,给当时所有的一切以无尽的幸福。

West coast原曲是一首lana del rey的经典电子慢摇,以音色不同层次感取胜,向往西海岸上的奢华繁盛也是一种神秘的超脱之感。

Radio Mix版本则更为轻松,带给人一种轻快的忧伤节奏。适合走在夏天的江湖海河两岸,随风摇曳。

下午吃盘金枪鱼沙拉,忙起来感觉精神状态也好转一些。
明天又要面对下周,挺烦累的。

【跟风搞事儿】衣柜的锅

小乔买完东西回家,居然看到周瑜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

“都督你为什么不穿衣服,不冷么?”小乔疑惑地看着他。

“找半天,没找到你把衣服放哪儿了。”周瑜从床头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

“这么厉害,能找到烟找不到衣服。”小乔说着打开屋子里的衣柜。

“周瑜你逗小孩呢?这不是衣服是什么,你看你的衬衫,大衣,领带,还有你的军服,这是皮鞭,还有这是…









“哎巧了!诸葛先生,晚上好啊……”


【很久不跟风了x低端搞事儿…】

第一次画这个…
跟风

毫无技巧的画xx

【只是一个脑洞段子】——Game is on.

 

上个假期练的周瑜,第一局用的时候老死,有过一个想法,就是英雄们的感觉,他们会不会觉得死了打打了死会不会觉得很无聊。

幼儿文笔审美低俗重度ooc

———————正文分割线————————————
奇怪,周瑜觉得这一切太奇怪了。

他感到有一双手,拽着他向那个发着光的地方去了,脱离了灰蒙蒙的一片。

脚下是一片水域,也许是条河,或者湖泊。

周瑜勉强在这水里站稳了,那个将他拽过来的力量大到要把他摁在周围的墙上。

他看见这里还有另外四个人。

光线让他看不清其他人的脸。

空中响起一个圆润而机械的女声。

周瑜感到那双手消失了,但不等他思考,另一种力量突然驱使着他前进。

周瑜一下子迈出一大步,险些摔倒。

他被那种不容迟疑的力量推走,走进了一片草地,一路上路过了几个发着光的石柱,再进草丛之前还在那些石块上撞了一下,但他没感觉到疼。

他想看一看四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他只能看见前面有一个蓝色衣服的人。

周瑜僵硬的站在那里,却突然举起了手,向前送去。

那是一束火焰,直直的穿过前面青年的身体,接着周瑜又被那个力量带离了草丛,最终站回了那个石柱底下。

他这次能够看得清那个人的脸了。

这张脸有点眼熟,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名字。
-诸葛…亮?

周瑜被带动着往前走,他的手中不断出现着火焰,一下下打在前面像人偶一样的矮小生物上。

他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法阵,接着便感受到身上针扎似的疼痛。

他又是一个抬手,再次打在面前人身上。

他无意中看到了诸葛亮脸上错愕表情,不必说,他觉得自己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周瑜被驱使着不断攻击,移动。对面诸葛亮也做出同样的表现,直到他最后一次抬手时,诸葛亮的身边出现了一团炸开来的火焰,爆炸的声音震得他自己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他看见诸葛亮倒在了地上,他自己也在同时像被抽离了所有支撑般倒了下来。

耳边又一次响起了那个圆润的女声,说得什么周瑜却一句也没听懂。

“周都督…亮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诸葛亮小声的对他说些什么。
“他们要这么做…怎么能……”

周瑜在一刹那想起自己应该已经死在巴丘了。

那这是什么地方?

周瑜一次次的回到那片水域中,一次次的在那种力量的带动下行走在片土地上,一次次对着其他人放出火焰。

或是一次次被不同种类的刀枪剑刺穿身体,倒在血泊里。

好像是一个不可突破的循环。

周瑜的头抵在地上,他的脑中回响着一个越来越清晰的声音。

“上啊,都上啊。”

“怎么又死了,真他妈气人。

“杀,再杀,杀的越多越好。”

“快点复活,打啊,就要赢了……”



————

ps:那个脑内声音属于召唤师…还有我这种打游戏边骂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