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君抒

幼儿文笔审美低俗。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月人的悲哀。

切肤(一)

第一章,狐狸辛苦了!

一树花开是人间:

周瑜是极度厌恶雨天的,淅淅沥沥的雨声总是莫名令人心烦。办公室的闷热又加重了这种烦躁,他推开办公室的窗户,狠狠的吸了口冰冷潮湿的空气,感觉自己的烦躁终于是被压下去几分。
雨天回家总是艰难的,尤其这城里雾气很重,一路上的喇叭声让周瑜感到莫名的不安,他把车开回院子里,看着车身上的泥泞,皱紧了眉头,等这个雨季过了,就该洗洗车了。
在回到家后,周瑜路上的不安终于是变成了现实,他的独女孙尚香躺在卧室里,越人的学生在旁边着看着,周瑜眉皱的更紧了:枭姬这是怎么了?你师傅呢。蔡琰低头答道:最近天气多变,尚香大约是受了些寒气才病倒了。我师傅出远门探亲了,最近都是我帮他探望病人的。周瑜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便接着问,乔婉呢?蔡琰接着答道,夫人说有急事,把尚香交代给我就先出门了。
周瑜嘴唇微动了几下,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乔婉与他是结发夫妻,但多年因工作奔忙未有子嗣,后来因为乔婉身体不好,就彻底断了要子嗣的念头,去福利院领养了上不足月的孙尚香,乔婉一开始对独女也是极好的,只是后来大约是觉得到底不是自己亲生的,就算从小养大也隔了一层血缘关系,于是对待养女也就逐渐冷漠了起来,只是今天孙尚香重病,乔婉仍把女儿放给他人出去办事,让周瑜对她所作所为更不满起来。
这时,孙尚香哼了几声似是要醒来,蔡琰便回头继续照顾孙尚香,周瑜在床边等着。孙尚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便看到床边父亲,十分高兴,撒着娇说:父亲,我想喝水。周瑜缓和表情对养女笑了一下,然后对蔡琰说:这孩子就爱对我撒娇,还得麻烦你再照看她一会,我去倒杯水就回来。蔡琰连忙摇头说:不麻烦,不麻烦。脸色有些微红,周先生笑起来可真是好看。
孙尚香喝了一杯水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周瑜对蔡琰说: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枭姬这一天肯定没少麻烦你。蔡琰摇摇头:就不劳烦周先生送了,尚香中途可能还会醒,先生不如去照看小姐。周瑜也没多客气,就把蔡琰送到家门口,望着她离去。

评论(1)

热度(11)

  1. 解君抒怀瑾想做个大可爱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一章,狐狸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