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君抒

幼儿文笔审美低俗。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月人的悲哀。

[野城-Ashe灰烬]


借梗来自@林深不见鹿砚酒
【没有记得吟游诗人——李白】
感谢大大。
微架空私设有
审美低俗幼儿文笔中度oooc
不好意思打tag系列

大大的梗太迷人了!但是我写不好……
换文风复建作…李白性格偏向狐白正经风……
—————你点进来了就没办法了————

————————正文—————————

晚上,他说他心悦于你;早上,他便连你一起忘的一干二净。
------------

他是在秋天来到这座野城的,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为何而来,好像走过很远的路,兴许是忘了……

“幸好没忘了叫什么。”他对这里的人说。

他来的时候,腰间别了个酒葫芦。

“是喝酒喝坏了脑子吧?”一个坐在路边的人说。

人们想他也许是来求医的,于是替他请了一位性情古怪的医生。

事实上,学医帮不了他。

“你说李白?”医生正站在水盆边洗手。

“他好像是个诗人。”

风凉,医生用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人们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

诗人在的日子里结识了城中酒馆的老板,老板为他在城中提供了住处。
老板喜欢找诗人聊天,他说诗人是他见过最完善的人。诗人觉得老板心里一定有很多东西,老板却说已经在昨天和他讲了很多了,只是诗人忘了。

人们渐渐发现,凡是在晚上对诗人说过的话,第二天早上就会被诗人忘掉,不像是装的。

有人开始在晚上请诗人喝酒—他们猜诗人是喜欢喝酒的。目的是和诗人聊天,讲一些不愿让邻里朋友知道,却迫切想对别人诉说的事情。

世事纷扰,烦恼无数,原因只有三点:看不透,想不清,放不下。

其实野城的人,都有着假的优越感与真的贫穷。

诗人会认真听着,仿佛是一个个不曾听过的故事。

人们开始同意老板的说法,他们也觉得诗人是个睿智的人。

大概深冬的时候,有人发现诗人不知从哪里弄了只狐狸崽子回来。身段看了还小,在路边的枯草从里盘成一团细绒。皮毛发灰较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那人心生歹意,想着再怎么也是张毛皮,可他没怎么靠近,那狐狸眯着细长一双眼就看到他了,站起来飞也似的逃了,那人远远的一望,那狐狸一路竟跑回的好像是诗人的住处。

那人说完,周围人纷纷笑骂他尽做些伤天害理的事儿,落不得几天好日子过……

诗人的住处来过一个年轻女子,浓妆艳抹。一进门就毫不介意都坐在了屋里的床上,手中捏弄着鲜红的衣角,久了才说出一句话。
“你长的挺好看的。”
诗人擦着屋里的桌子:“你也是。”
—“有人说你养了只狐狸。”
—“跑了,喂什么都不肯吃。”
—“你什么都忘了,怎么写诗?”
—“什么都忘了,才能写诗。”

次日在酒馆中,诗人又看到了那个红衣女子,她正用蜂蜜拌了薄荷叶,把嘴塞的满满地。老板在一旁弯腰扫地,一边扫一边絮絮叨叨地说她的种种不是。诗人当然不记得了,那个女人什么时候找过他,又和他说了什么。

冬天要结束了,诗人要离开了。

人们在街上一次次拦下诗人,“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我会很想你的。”

临行前的晚上长夜漫漫,诗人的住处却在此时燃起火光。

先赶到的人正手忙脚乱的解释自己看到的火势怎样,又是怎样扑灭的。

诗人早就没了踪影,至少在燃烧的废墟里没有看到他的尸身。

有人说他看到了诗人养过的狐狸,站在燃烧的废墟旁,耸身跳往林子深处。

“也许李白就是那狐狸,该是魔种。”坐在路边的人说。

“嗄?”

“听说这魔种在长安城啊……”

听他这么说,人们很快凑过去,纷纷笑道……

———————TBC——————————
实在抱歉啊手机app没法艾特大大只能打出ID…
第一次写农药同人各方面不太了解多多包涵
略带点不恰当的诋毁群众……


大大的梗太赞还想借几个……
这里私心想写一个系列…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