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君抒

幼儿文笔审美低俗。
我给你一个久久望月人的悲哀。

【烟草,风絮,黄梅雨】
也许年龄越大,对身边人或事的印象也就越深刻。
活着的这些年月里,第一次感到东北的冬天是如此的漫长,长到可以让人期待前年夏天穿着短裤,在江边吹江风的那些日子。
春天也是如此,刚听完地理课上说的“三月份到五月份是春季”,就在这春天的尾巴里更加期待夏天的到来。
终于在今天下雨了,下得淅淅沥沥,愣是从饷午拖到了晚上,一直到我开始写字。
本意中,此时下雨断不是个好事,天气一凉,好像又从记忆中的短衣江风离得远了。
但下雨总归还是有好处的,我家的阳台面迎一大片裸露的天空,下雨之后的晚霞便自成一道夏意凉爽的美景。
只要看见窗户上挂留的水滴,那片裸露天空中清丽的晚霞,我心中便叫嚣着将这片景象留下来,留下来。
于是想起之前买的相机,于是开始急切的翻箱倒柜的找起储存卡、电池,于是拉开我从来够不着的纱窗,取景,聚焦,然后拍下一张张自居完美的照片。
我不是一个热爱生活环境的人,桌子上和墙角永远堆满了杂物。我对美术也算一窍不通,自然也想不通摄影此门行业是否有怎样的原理。
只是人们所说“触景生情”,我也学着附庸风雅,如同期待前年的短衣烈日江风,我想起从前那个格外偏爱梅雨时节的自己。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我旧居北方,哪里见过什么梅雨呢?不过是在书中看到的,对小说中雨季的深沉向往。
那时的我也是写字的,写书法,寄书信,填宋词,俨然一副幼稚少女印象。
我恍惚间记得,也是这样的一天又一天,雨后便是黄昏,一片片诸多色彩的晚霞出现在洁净的天空上,窗户上挂着雨滴,似乎都是诗意。我坐在阳台的小桌上写一封封在那时看来要寄到中国大江南北的明信片和信件。从不担心作业,偶尔还拿起一个本子写起自己的小说,那上面写着《雨落春衫》。
于是记忆似乎朝着更清晰的方向去了,我记得,那大概是第一篇出现在我梦中的,我自己的小说。
我甚至记得,当我写到两个主人公在天桥避雨,我自己就坐在床上,雨天的大风,昏黄的台灯下,一边写小说,一边露着半条大腿,感叹时景惬意。
后来的雨落春衫,后来的更有离人踏雨归,终让我在焦头烂额的一年年期待盛夏的秋冬中,慢慢消耗殆尽。
我仍然怀念,怀念我书中两个在末世中随着时代苟延残喘的小主人公,怀念那个愿意称我为兄弟的密友,怀念那一年我每天都在写的杂乱而青涩的文字,即将寄向一座座让我魂牵梦绕的城市,乡村,送给我后来渐渐消失的朋友们。心中就像吃饱了一般,便想着是似乎在一瞬间理解了安稳平淡生活的意义所在,那是一种泫然欲泣的满足,仿佛做好了充分准备,给当时所有的一切以无尽的幸福。

评论

热度(4)